新鄉新聞網

您現在的位置是:主頁 > 文化 >

文化

古代官員為何視南方為畏途

2020-04-20 10:02:25 文化redadmin 984
文/李開周 古時期,四川、云南、廣東、廣西、海南、福建,這些省份氣候溫暖,草木叢生,開發時間較晚,人口稀少,經濟落后,尚處于極原始的階段。深山老林之間,沼澤河湖之上




文/李開周

古時期,四川、云南、廣東、廣西、海南、福建,這些省份氣候溫暖,草木叢生,開發時間較晚,人口稀少,經濟落后,尚處于極原始的階段。深山老林之間,沼澤河湖之上,動植物尸身天然堆積,逐漸陳舊,揮宣告稠密的一氧化碳、二氧化碳、甲烷、氨氣、氯氣、硫醇、硫化氫,還繁殖出遮天蔽日的蚊蟲。有毒氣體會導致頭暈或窒息,花腳大蚊會感染瘧疾和霍亂,遠行者奔波風塵,一不小心就中招,很可能丟掉小命。古人天然不懂得其間的科學原理,他們將看不見的毒氣和看得見的蚊蟲混為一談,并稱為“瘴氣”。

南邊省份多瘴氣,所以古代官員視南邊為畏途,假如被調到四川、兩廣、云南、海南為官,一定心生驚駭,要么想方設法推遲時日,遲遲不肯就任,要么寫下遺書再啟航,就任如同上刑場。相同也是因為上述原因,唐宋時期的皇帝會將犯下差錯的臣子發配到有瘴氣的當地,讓他們在那里受罪等死。當年韓愈被發配廣東潮陽,柳宗元被發配湖南永州,蘇東坡被發配海南儋州,都是這個道理。

下面我要說的這位官員是南宋最有名的田園詩人,名叫范成大,他在公元1172年被派往廣西靜江當知府,剛上路就體會到了瘴氣的可怕。

靜江即桂林,靜江知府即桂林市長。桂林山水甲天下,景色之美是出了名的,但是在通往桂林的途中,瘴氣之多也是出了名的。范成大帶著宗族和家丁,一行幾十人從姑蘇老家啟航,走水路去桂林,要經過江蘇、浙江、江西、湖南、廣西等五個省份,行程長達四千里。他們為何不走陸路呢?因為陸路要穿越許多的深山老林,遭受瘴氣的概率更高。

范成大等人在臘月初七啟航,臘月二十四才到浙江余杭,在余杭停了幾天,為范成大的乳母尋醫問藥。那位乳母年歲大了,身體本來就差,患有嚴峻的肺炎,風聞瘴氣可怕,嚇得舊病復發。范成大沒辦法,只好將乳母送到杭州,暫時讓親屬照看。

臘月二十八,一幫親屬趕到余杭送別范成大。有的說:“君今過嶺入厲土,何從數得安否問?”(范成大《驂鸞錄》,下同)你去那么可怕的當地當官,往后怎樣得知你的安全消息呢?有的說:“君縱歸,恐染瘴,必老且病矣,亦有御瘴藥否?”你就算安全歸來,也會被瘴氣搞出一身病,不知道有沒有抵御瘴氣的藥呢?講完這些不吉利的話,眾親屬“嗚泣且遮道”,趴在路旁哭泣,把送別搞得跟送葬似的。

事實上,瘴氣雖然可怕,但也沒有范成大的乳母和親屬們幻想得那樣可怕。范成大花了三個多月時間抵達桂林,在那里做了三年官,又全身而歸,并未被瘴氣毒死。



公元1175年,范成大又被派到四川當制置使,相當于四川省長。這回他仍然走水路就任,途經夔州(今四川奉節)。十幾個丫鬟年少無知,不懂得瘴氣的兇橫,喝了幾口江水,幾天后主張高燒。又過幾天,脖子長出腫塊。請了幾個醫生,都說是中了“水瘴”(范成大《吳船錄》),但卻不知道怎樣醫治。大約過了一個月時間,那些丫鬟才自動恢復?,F在推想起來,夔州江水中可能有某種寄生蟲,寄生蟲分泌的毒素或許帶著的病毒進入肌體,構成發炎發熱,然后構成囊腫。



唐代官員韓偓有詩:“白髭兄弟中年后,瘴海程途萬里長。曾向天邊懷此恨,見君抽泣更凄涼?!背鎏诉h門算了,為何要“抽泣”呢?當然是因為古代交通、醫學及衛生觀念都很落后,遠行有風險,向南邊瘴氣布滿之地遠行更有風險。



修改:
97人洗澡人人澡人人爽人人模